梦之城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梦之城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09:27:3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确定各个分编的过程中,不仅要以已有的各部法律为基础,尊重并参考学界的专家建议稿,还要研究最高法院发布的司法解释。一方面,删除或修改有关不合时宜的内容;另一方面,要补充增加或细化相关条文,使其完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卫国:我个人认为,比较遗憾的是没有把无形财产权纳入到民法典中,特别是知识产权。目前,中国已有的知识产权相关立法包括专利法、商标法、著作权法等,内容比人格权更加丰富。但出于各种原因,知识产权没能单独成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应当由民法典保护的权利,我们会通过提取公因式的方式进行规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对一些还处在变化发展较大、经验不够成熟、尚未达成共识的问题,可能就暂不纳入民法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总则编实际上是对各分编提取公因式。比如对民事法律行为效力的判断,总则编第六章第三节确立了相对完备的规则,所以之前合同法中关于合同效力的部分规则就拿掉了。另外一些在各分编里找不到地方写的内容,作为“立法技术的剩余”,也一起放到了总则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安乐死的问题——能否在尊重自然人个人意志的基础上,在不违背医学伦理、受到严格控制的情况下,停止治疗措施?这个问题仍然有很大争议,所以没被纳入民法典草案。但是在民法典草案中明确,自然人享有生命权,有权维护自己的生命安全和生命尊严,如果以后出现类似案例,司法机构可以参酌这一规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此同时,中国民法典也反映了我国的社会发展理念,吸收了改革开放成果。其中比较特色的是与土地制度相关的规定,目前只有中国实行土地公有制——准确地说是“公有私用”制度,在土地公有背景下,实施土地私人利用和市场流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轶: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部自己认为最理想的民法典,但最终出台的版本一定是经过折中、妥协、不断寻找平衡点的产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“不当得利”(指没有合法依据,有损于他人而取得利益,受害人有权请求受益人返还不当利益)制度。作为引起债的原因之一,在民法典草案未设债法总则编的前提下,它与合同更为贴近。所以在现在的草案里,不当得利被安排在了合同编的准合同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、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士国。受访者供图